一只在大山深处凝望世界的酋雷姆

『花吐病』驴人的小鹿代和被驴的舅舅

   我的天呐我这起的什么名字,其实就是想试试花吐病的梗!
   注意!场景情节跳换的的非常随意(((o(*゚▽゚*)o)))



1.
   当天边的火烧云隐去最后的光彩时,鹿代慢慢从木叶医院中走了出来。
   他从没想到自己会有这么一天,一股血腥味伴随着花的浓香涌上了喉咙,鹿代捂着嘴咳了起来,一片白色小花瓣从指缝中悠然飘下。

2.
   缓缓拉开家门,不远处的客厅里却已经坐着一个人。灯泡发出的白光洒在了那个人的红发上。
“ 舅舅。”鹿代换了鞋,对着端坐着的我爱罗喊道。

3.
   简单打了声招呼的鹿代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刚刚关房门,一朵朵的小白花便夹杂着鲜血从鹿代的口中涌出。
   天知道看到我爱罗时他费了多大力气才没喷出一嘴花。

4.
   戴上翻了半天才找出的口罩,鹿代走下了楼,对于这种被鉴定为『花吐病』的病症,他觉得三月可能会有解决的办法。
  下楼路过客厅时,手鞠正和我爱罗拉着家常,看到将要出门的鹿代,我爱罗微微倾斜了身子,嘱咐了句路上小心。

5.
  “ 这个,是水仙花啊。”三月眯起眼笑了起来。 
  “ 真是适合你的花啊,鹿代。”        
   不顾脸色越来越糟糕的鹿代,三月伸手拦住了想要触碰桌上白色小花的博人。
  “ 博人,你知道水仙花有什么含义吗?  ”
   看着茫然的博人,鹿代抓紧了手里的茶杯,杯中的茶水荡起涟漪又渐渐平静下来,照映出了一双翠绿的眸子。
   三月将博人的手拉离了桌上的水仙花瓣,像是在为博人解答,但眼睛却带着揶揄的笑意看向鹿代。
 
“ 是自恋哦。”

6.
   最先发现这件事情的是井阵。

   那是在小队执行一个清理河道的任务时,平日里虽然一口一个麻烦,但还是会好好执行任务的鹿代却对着河面发起了呆。
   因好奇而靠过去的井阵确实看见了微微有水波荡起的河面,以及它所映出来的两个身影。
  
   如果这个能解释成无理由的发呆的话,那么接下来的这个,井阵只能摆出由父亲遗传的假笑了。

   在一个温暖的午后,从训练场回来的井阵看到了在一棵树下写着东西的鹿代。出于对同小队的队员的关心,井阵主动上前打了招呼。
   然后鹿代展现了他惊慌失措的一面,原本拿着的本子被慌张的藏在了身后。
   可惜,井阵依旧看到了内容,那是一张白纸,上面画着一双双碧色的眼睛。在原来鹿代是在画画的第一反应后,井阵猛然发觉,鹿代的眼睛,似乎也是绿色的。
   受到惊吓的井阵回到家后把事情告诉了正在整理花束的井野。
   后来,木叶就渐渐流传出了一种说法。尤其盛传于新一辈的下忍里。
  
  “ 你听说了吗!听说...那个奈良鹿代...是个自恋狂诶!”

评论(4)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