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在大山深处凝望世界的酋雷姆

『花吐病』驴人的小鹿代和被驴的舅舅

  讲道理,我似乎设定错了年龄。
  忍住不哭。忍不住了。哇——
  重新交代一下设定,大约就是鹿代博人那一辈现在基本都是大多都是中忍上忍了。对!就是这样!力挽狂澜抢救设定!
  还是同样的剧情场景脑洞飞快跳跃!

7.
  月光透过稀薄的云层,洒下了青色的光。小公园外的旧路灯闪烁了几下,照亮了昏黄的一片。
  鹿代将带着血的水仙花捏在了拳头里,『花吐病』有着一个好听的名字和含义,将对深爱之人的爱恋化为花瓣,随着吐息之间飘扬而下。

  只可惜,这是致命的绝症。
 
  从方才便止不住涌上喉咙的血腥味宣告着倒数的时间。
  “ 得到暗恋的人的吻才能得救吗...真麻烦...”鹿代坐在秋千上,用一只手挡住了高悬于空中的月亮。

  “ 唯有这件事...是绝对不可能的啊...”

8.
  我爱罗自发出去寻找鹿代时,看到的是从正面走来的鹿代。
  日渐挺拔的少年背对着月亮,那双如同自己一般的翠绿眸子似在深夜里发着光。
  “ 舅舅,你要和我一起散散步吗?”
 
  他听见停在他面前的少年这么笑着问道。

9.
  鹿代在很小的时候,最为亲近的人不是自己的父母,而是一直照看着自己的舅舅。
  对于那时的鹿代而言,每当他看到一抹暗红色向自己靠近,他便能回想起那抹红色的主人对待他时几乎要溢出的小心翼翼。
  那时候来家里的客人总会微笑着对小小的鹿代说,看啊,你的眼睛就像你母亲一样,是翠绿色的啊。
  那时的小鹿代只会听着他们的客气话,直到他发现我爱罗。
  鹿代从小就是个聪明的孩子,他明白在他跌跌撞撞的跑到我爱罗面前并且向着我爱罗举起双手,奶声奶气的喊着要抱抱的时候,我爱罗是不会拒绝他的。他也得以被抱到那个人的怀里,微微抬头就能看见那人额间的刺青和倒映出自己身影的碧色双眸。

   或许鹿代是真的自恋。他最喜欢自己的眼睛,他喜欢这双能从中看到那人身影的双眼。

10.
   我爱罗其实一开始很不会应付鹿代。在过去的人生中,他将近一半的时间被「怪物」所扼杀,剩下的那一半中,他让自己成为了一个合格的,被他人称赞的风影。
   他见过即将逝去的生命,也夺走过,保护过他人的生命。

   可他不曾亲近刚刚诞生的生命。

   婴儿是脆弱的,更何况这个婴儿是自己的姐姐的孩子,自己以后的家人。
   我爱罗是理智冷静的,但他只是把内心的情感藏在了冷静之后,原本并不打算接近婴儿的我爱罗在看到婴儿向他张开双手的时,他动摇了。
   伴随着手鞠的叮嘱,他在婴儿嚎啕大哭前伸手将其抱在了怀里。
   婴儿是脆弱的,还是皱巴巴的脸挤出了丑丑的笑容,我爱罗丝毫不敢懈怠,浑身紧绷的维持着怀抱的动作。
   而小小的婴儿却是在他的怀中渐渐的入了睡。

   或许从那时候起,就有什么在改变了吧。

11.
   鹿代和我爱罗一前一后的走着,当走到一棵巨大的树下时,鹿代停住了脚步,我爱罗也跟着停在了树荫之外。
   
   “ 舅舅。”
       
   鹿代转身看着保持沉默的我爱罗,伸手把他拉进的树影之下。
   在惊愕之下,我爱罗在鹿代身上闻到了一种浓郁的香味,像是植物所遗留下来的。
   “ 舅舅。”鹿代再次喊到,“ 再有几个月就是我的成人仪式了。”
   出神的我爱罗一边想着飞速过去的时光,一边思考着成人礼物。
   玩偶?仙人掌?还是别的什么?用查克拉凝固的沙雕似乎也不错?
   鹿代叹了一口气,压下即将出口的花瓣,不着痕迹的环抱住了我爱罗。
   “ 我想我已经是个大人了,应该不会需要玩偶,仙人掌已经放满了家里花架,还有,如果是用查克拉凝成的沙雕的话,舅舅你去年已经送过了。”

   看到我爱罗较为明显的失落,鹿代将怀里的人抱的更紧了些。
  “ 我觉得有个礼物,是非舅舅不可的。”

  很好的说法,究竟是非要我爱罗送的礼物还是我爱罗就是那个礼物,只能看个人理解了。

   显然我爱罗并没想到那一层,但是他意识到了鹿代过于亲密的动作,要知道自从鹿代去了忍者学校之后就再没粘着他要抱抱了。
   首先,我爱罗没有感到失望,没有觉得心里空落落的,没有一丝小小的悲伤。
   其次,虽然很怀念当初的亲密,可是我爱罗并不能接受当初小小的缩在自己怀里的一团现在变成比自己还高的青年还像抱女人一样抱着他。
   为什么说抱女人?没谈过恋爱难道还没看到过别人谈恋爱吗?
   我爱罗心情复杂的挣了挣,示意鹿代放开自己。可得到的是鹿代越发像树袋熊一样的拥抱。他能感受到鹿代把脑袋靠在了他的肩膀上,带着一丝沙哑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 舅舅,我不想瞒着你。其实,我快死了。”说完这句话的鹿代突然站直身子,捂住嘴狠命的咳了几下。
   把花瓣藏在手心里后,鹿代擦了擦嘴角溢出的血迹,眉头紧皱,将手放在了胸口处,看了眼惊呆了的我爱罗,接着说道:
   “ 这是一种极为罕见的病症,我去了木叶医院,就连小樱阿姨也毫无办法,如果不得到救治,那我只能像这样吐血而死。”
   “ 唯有一个方法能治愈这个疾病,但我怕老妈和老头子知道以后会担心,会做出傻事。”
   “ 舅舅,你能答应我,在我死后再告诉老头子他们真相吗?接下来我会去接一个远离木叶的任务,我不希望他们知道自己的儿子竟然是这种死法。”
 
    声泪俱下,感人肺腑。我爱罗一把抓住鹿代的手臂。
   “ 不要说这样的胡话!你会没事的!还有一种方法是什么!告诉舅舅!”
   鹿代抹了抹不存在的眼泪,眼神闪躲,半天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我爱罗一看,糟了,这个病的治疗方法肯定很困难!这孩子不肯说就是怕我们担心。带着怜爱之心,我爱罗伸手把鹿代揽进怀里,像小时候一样拍着他的背。
   “ 没事的,告诉舅舅,舅舅会和你一起分担。”

评论(16)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