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在大山深处凝望世界的酋雷姆

『花吐病』 驴人的小鹿代和被驴的舅舅

依旧旋转跳跃的风格和穿越时空的剧情脑洞!还有奇怪的结尾!

12.
    鹿代“惊讶”的瞪大了双眼,感动的抱紧了我爱罗。
    “告诉舅舅,那个办法是什么?”我爱罗柔声问道,在他眼里,鹿代已经化身成为了身负绝症却不愿意让家人伤心而独自逞强的,令人怜爱的小外甥。
   
    这是个全是套路的世界。

    #一个不小心爱上了母亲的弟弟#
    #一觉起来发现自己弟弟被自己儿子坑了#
    #一觉起来媳妇发现自己弟弟被我们儿子坑了#
    #一觉起来被告知自己弟弟在同盟村被侄子坑了#
    #我把你当外甥你却想上我???#
   
    这都什么玩意儿?鹿代摇了摇头把一些奇怪的东西甩出脑海,重新调整好表情,把我爱罗放在他背后的手拉下,转而握在手里。
    皱眉,咬唇,眼神飘忽,最后握住我爱罗的手微微用力,鹿代完美的把纠结痛苦感动坚定表现了出来。
    按照预定做完这些动作的鹿代偏过头,才慢慢开了口:“ 这种病症要至亲至爱之人的吻才能治愈。”
    他偷偷的瞄了一眼我爱罗的神色,接着扯:“ 我知道这个方法很难让人接受,所以我从三月那里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我真的...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我该怎么办?我能怎么办!”鹿代转过头直视着我爱罗,眼中蓄着泪水,他激动的语气中透着一种他这个年龄所不该存在的绝望。
    我爱罗看着这样的鹿代只觉得胸口传来了闷闷的苦痛。
    这个从小便被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现在在痛苦着,在自己面前痛苦着。
   这个认知让胸口的疼痛越发清晰。
   
   周围漂浮着的沙子渐渐的骚动了起来,将鹿代和我爱罗包裹了起来,形成了一圈屏障。

    “ 舅舅...”鹿代的声音中带了一丝沙哑,他空出一只手抚上了我爱罗额头上的红色刺青,然后慢慢下滑到了眼睛,鼻子,最后是嘴唇。
  
    “ 我爱罗...我是如此的...深爱着你啊....”
  
    跟随着鹿代的手滑下的,是下落的沙子。常年覆盖在我爱罗身上的砂之铠甲开始剥落,露出了真正的皮肤。
    我爱罗不知道现在该做什么来抚慰眼前的鹿代,在他的记忆里,他看到的鹿代总是拥有着年轻的朝气,现在这样的鹿代,他是第一次看到。他听到鹿代喊自己的声音,带着化不开的悲伤。
    像是在追逐着,追求着遥不可及的事物,最后认清现实的那种绝望感。
    因此,我爱罗选择解除自己的防卫,常年不暴露在外的身体变得有些僵硬。但他却顾及不了这些,我爱罗抬起自己空出的一只手,轻轻的拍了拍鹿代的脑袋,嘴角上翘起了一个轻微的弧度,然后闭上了眼睛。

    此时不上更待何时?笑话。

    鹿代在看到我爱罗的沙之铠甲剥落的时候就差点喷出一嘴花,更别提现在我爱罗整一个毫无防备的闭着眼睛站在那里。他的花就差在嘴里跳完一支广场舞。但他没有轻举妄动,他已经从多方面打听过了,这是我爱罗的初吻。
    初吻知道是什么意思吗?暗恋的人的初吻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鹿代无声的吐出了一嘴花瓣,用手遮住了我爱罗的眼睛,慢慢低头吻了上去。
    为什么遮眼睛?因为害羞,冷漠。
    关键地步都那么怂,一般是找不到真爱的。但有一句话怎么说的来着?情人眼里出西施。虽然他们没到这个阶段,但在我爱罗的眼里只有鹿代真棒和自己没教好这两种可能性。
    在鹿代吻上来的一瞬间,我爱罗处于本能的想睁开眼睛,但看到的还是一片黑暗。就在这个时候,一股他曾闻过的熟悉香味萦绕在鼻尖,浓郁的花香带着丝丝的血腥味。
   紧靠着的温度包裹着失去沙子护卫的身体。

   这是他最疼爱的外甥啊。

   我爱罗这么想着,伸出手抱住了鹿代。

   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成功摆脱花吐病的鹿代带着被坑的舅舅一蹦一跳的回了家,被手鞠臭骂了一顿,然后又在路过鹿丸时,被说了一句:
   “ 臭小子,你做的太过了。”
  
   鹿丸第一次觉得手鞠慢热也挺好的,至少在他看到自家臭小子和小舅子嘴巴相对的地方都破了个口子的时候吓得把卷轴都掉到地上了,结果手鞠也只是斥责了鹿代的晚归,还顺便帮这对舅甥处理了伤口。

   谢天谢地。



好了完结了【严肃】
在这里心疼一下鹿丸以及我爱罗。
好想憋一个我爱罗的花吐病啊哈哈哈哈哈,吐仙人球什么的【闭嘴!

评论(6)

热度(42)